古典工学之金史·列传·卷二

贞懿皇后,李氏,世宗母,中卫人。父雏讹只,仕辽,官至桂州观看使。天辅间,选东京(Tokyo)士族女孩子有姿德者赴上海西路横岐调院,后入睿宗邸。八年,世宗生。天会十四年,睿宗薨,世宗时年十三。后教之有义方,尝密谓所亲曰:“吾兒有奇相,贵不可言。”居上海北京南阳大调曲子院,内治严慎,臧获皆守本分,衣裳饮食器皿无不精洁,敦睦家族,周给缺少,宗室中什么敬之。后性明敏,刚正有决,姿色端整,言不妄发。

◎后妃下

李石字子坚,辽阳人,贞懿皇后弟也。先世仕辽,为郎中。高祖仙寿,尝脱辽主之舅于难,辽帝赐仙寿防城港及汤池地千顷,他物称是,常以李舅目之。父雏讹只,桂州观望使,高永昌据东京(Tokyo),率众攻之,不胜而死。

恶习,妇女寡居,宗族接续之。后乃祝发为比丘尼,号通慧圆明大师,赐紫衣,归林芝,修建清安禅寺,别为尼院居之。贞元三年,世宗为东京(Tokyo)留守。正隆六年一月,后卒。世宗哀毁过礼,以丧去官。未几,起复为留守。是岁十一月,后弟李石定策,世宗即位于东京(Tokyo),尊谥为贞懿皇后,其寝园曰孝宁宫。

○睿宗钦慈皇后 睿宗贞懿皇后 世宗昭德皇后 世宗元妃张氏 世宗元妃李氏 显宗孝懿皇后 晕宗昭圣皇后 章宗钦怀皇后 章宗元妃李氏 卫绍王后徒单氏 宣宗皇后王氏 宣宗明惠皇后 哀宗徒单皇后

石敦厚寡言,而器度和胆识过人。天会二年,授世袭谋克,为行军猛安。睿宗为右副大校,引置军中,属之宗弼。两年,除礼宾副使,转洛苑副使。天眷元年,置行台省于汴,石为明州都巡检使,历大名少尹、临安马军副都指挥使,累官景州县令。海陵修造燕京皇城,石护役皇城端门。海陵迁都燕京,石随例入见。海陵指石曰:“此非葛王之舅乎?”葛王,谓世宗也。未几,除兴中少尹。石知海陵忌宗室,颇歉明日之言,秩满,托疾返家邻。世宗留守东京(Tokyo),御契丹括里,石留东京巡察城中。海陵使副留守高存福伺察世宗动静,知军李蒲速越知存福谋,以告世宗,石因劝世宗先除存福,然后举事,世宗从之。大定元年,以定策功为户部太傅。无何,拜太师。

大定二年,改葬睿宗于景陵。初,后自行建造浮图于自贡,是为垂庆寺,临终谓世宗曰:“乡土之念,人情所同,吾已用佛塔法置塔于此,不必合葬也。小编死,毋忘此言。”世宗深念遗命,乃即东京(Tokyo)清安寺建神御殿,诏有司增大旧塔,起奉兹殿于塔前。敕礼部御史王竞为塔铭以叙其意。赠后曾祖参君司空、潞国公,祖波司徒、燕国公,父雏讹只士大夫、隋国公。两年,封后妹为邢国内人,赐银千两、锦绮二十端、绢五百匹。六年,神御殿名曰报德殿。诏翰林先生张景仁作《清安寺碑》,其文不称旨,诏左丞石琚共修之。十三年,东京垂庆寺起神御殿,寺地褊狭,诏贾傍近民地,优与其直,不愿鬻者以官地易之。二十两年,世宗至东京,幸清安、垂庆寺。

睿宗钦慈皇后,蒲察氏。睿宗元配。后之母,太祖之妹也。睿宗为左副少将,天会十七年薨,追封潞王,后封路迁妃。皇统三年,进号冀天子妃。天德间,进国号。正隆例,王爷止封一字王,睿宗封许王,后封许王妃。世宗即位,睿宗升祔,追谥钦慈皇后。赠后曾祖赛补司空、大韩民国时代公,祖蒲刺司徒、魏国公,父按补左徒、曹国公。大定二年,祔葬景陵。

阿琐杀同知中都留守蒲察沙离只,遣使奉表东京(Tokyo),而官僚多劝世宗幸上海西路西调院者。石奏曰:“正隆远在江、淮,寇盗蜂起,万姓引领东向,宜因而时直赴中都,据腹心以号令天下,万世之业也。惟主公无牵于众惑。”上意遂决,即日启行。世宗纳石女后宫,生郑王永蹈、卫绍王永济,是为元妃李氏。

世宗尝曰:“今之女直,不及前辈,虽亲属世叙,亦不可能知其详。太后之母,太祖之妹,人亦不能够知也。”谓宗叙曰:“亦是卿父谭王之妹,知之乎?”宗叙曰:“臣不能够知也。”上曰:“父之妹且不知,其如疏间何”。十三年,后族人劝农使莎鲁窝请致仕,宰相以莎鲁窝未尝历外,请除一外官,以均劳佚。上曰:“莎鲁窝不闲政事,不可使治民。虽太后戚属,富贵之可也。”不听。

四年,户部经略使梁钅求上言:“大定从前,官吏士卒俸粟支帖真伪相杂,请全部停罢。”石买革去旧贴,下仓支粟,仓司不敢违,以新粟与之。上闻其事,以问梁钅求。梁钅求对不以实。上命左徒左丞翟永固鞫之。梁钅求削官四阶,降知火山军,石罢为都督大夫。久之,封道国公。

贞懿皇后,李氏,世宗母,哈密人。父雏讹只,仕辽,官至桂州观察使。天辅间,选东京士族女生有姿德者赴上海北京河南道情院,后入睿宗邸。四年,世宗生。天会十三年,睿宗薨,世宗时年十三。后教之有义方,尝密谓所亲曰:“吾儿有奇相,贵不可言。”居上海北昆院,内治谨慎,臧获皆守本分,服装饮食器皿无不精洁,敦睦家族,周给缺乏,宗室中吗敬之。后性明敏,刚正有决,容颜端整,言不妄发。

四年,上幸西京,石与少詹事乌古论三合守卫中都皇城。诏曰:“京师巡御,不可不严。近都猛安定门内选士二千人巡警,仍给口豢刍粟。”谓宰臣曰:“府库钱币非徒聚货也,若军人贫弱,百姓困乏,所费虽多,岂可已哉?”传说,凡行幸,留守中都官每二十日表问起居。上以使传频烦,命18日一进表。七年,拜司徒,兼太子长史,令尹大夫依旧。赐第一区。

恶习,妇女寡居,宗族接续之。后乃祝发为比丘尼,号通慧圆明大师,赐紫衣,归新余,修建清安禅寺,别为尼院居之。贞元两年,世宗为东京(Tokyo)留守。正隆五年一月,后卒。世宗哀毁过礼,以丧去官。未几,起复为留守。是岁11月,后弟李石定策,世宗即位于日本首都,尊谥为贞懿皇后,其寝园曰孝宁宫。

安化军大将军徒单子温,平章政事合喜之侄也,赃滥不法,石即劾奏之。方石奏事,宰相下殿立,俟悠久。既退,宰相或问石奏事何久,石正色曰:“正为天下奸污未尽诛耳。”闻者悚然。三十一日,上谓石曰:“太傅分别庶官邪、正。卿等惟劾有罪,而未尝举善也,宜令监察和控制分路刺举善恶以闻。”

大定二年,改葬睿宗于景陵。初,后自建浮图于崇左,是为垂庆寺,临终谓世宗曰:“乡土之念,人情所同,吾已用佛塔法置塔于此,不必合葬也。笔者死,毋忘此言。”世宗深念遗命,乃即东京清安寺建神御殿,诏有司增大旧塔,起奉兹殿于塔前。敕礼部太史王竞为塔铭以叙其意。赠后曾祖参君司空、潞国公,祖波司徒、魏国公,父雏讹只少保、隋国公。四年,封后妹为邢国妻子,赐银千两、锦绮二十端、绢五百匹。三年,神御殿名曰报德殿。诏翰林先生张景仁作《清安寺碑》,其文不称旨,诏左丞石琚共修之。十四年,东京(Tokyo)垂庆寺起神御殿,寺地褊狭,诏贾傍近民地,优与其直,不愿鬻者以官地易之。二十两年,世宗至东京(Tokyo),幸清安、垂庆寺。

石司宪既久,年浸高。少保台奏,事有在制前肯定,乞依新条改断者。上曰:“若在制前行者,岂可改也。”上御香阁,召中丞移剌道谓之曰:“李石耄矣,汝等宜尽心。向所奏事甚不当,岂涉于私乎?”他日,又谓石曰:“卿近累奏皆常事,臣下善恶邪正,无可奈何及之。卿年老矣,不能久居此,若能举一二善事,亦不辜负此职也。”十年,进拜太师、少保令。诏曰:“太后手足惟卿一位,故命领校尉事。军国民代表大会事,涉于利害,识其可以还是不可以,细事不烦卿也。”进封平原郡王。

世宗昭德皇后。乌林荅氏,其先居罗伊河,世为乌林荅县长,率部族来归,居上海北昆院,与本朝为婚姻家。曾祖胜管,康宗时累使高丽。父石红色,骑射绝伦,从太祖伐辽,领行军猛安。虽在军事间,不嗜杀人。以功授世袭谋克,为东京留守。

平章政事完颜守道奏事,石神色不怿。世宗察之,谓石曰:“守道所奏,既非私事,卿当共议可不可以。在上位者所见有不足,顺而从之,在下位者所见虽当,则遽不从乎?岂可以与己相违而蓄怒哉。如此则下位者哪个人敢复言?”石对曰:“不敢。”上曰:“朕欲于京府节镇运省长佐三员内任文臣一员,尚未得人。”石奏曰:“资考未至,不敢拟。”上曰:“近观节度转运副使中技巧者有之。海陵时,省令史不用举人,故少尹节度转运副使中乏人。大定以来,用贡士,亦颇负人矣,节度转运副使中有廉能者具以名闻,朕将用之。朝官不历外任,无以见其才,外官不历随朝,无以进其才,中外更试,庶可得人。”他日,上复问曰:“外任五品职事多阙,何也?”石对曰:“资考少有及者。”上曰:“苟有贤能,当不次用之。”对不称旨,上表乞骸骨,以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致仕,进封广平郡王。十八年,薨。上辍朝临吊,哭之恸,赙钱万贯,官给葬事。少府监张仅言监护,亲王、宰相以下郊送,谥襄简。

后聪敏孝慈,容仪整肃,在老人家,宗族皆爱抚之。既归世宗,事舅姑孝谨,治家有叙,甚得妇道。睿宗伐宋,得白玉带,盖国君之服御也。睿宗没后,世宗宝畜之。后谓世宗曰:“此非王邸所宜有也,当献之圣上。”世宗认为然,献之熙宗,于是悼后热闹。熙宗晚年颇无节制饮酒,独于世宗无间然。

石以勋戚,久处腹心之寄,内廷献替,外罕得闻。观其劾奏徒单子温退答宰臣之问,气岸宜有不可能堪者。时论得失半之,亦岂以是耶?旧史载其少贫,贞懿元代之,不受,曰:“国家方急用人,正宜自勉,何患乎贫。”后感泣曰:“汝苟能此,吾复何忧。”及不惑之年,以冒粟见斥,众讥贪鄙,如出四个人。史又称其未贵,人有慢之者,及为相,其人以事见石,焦灼。石曰:“吾岂恋旧恶者。”待之弥厚。能为长者言如是,又与他日气岸迥殊。

海陵篡立,深忌宗室。乌带谮秉德以为意在葛王。秉德诛死,后劝世宗多献珍异以说其心,如故辽骨睹犀佩刀、吐鹘良玉茶器之类,皆奇宝也。海陵以世宗恭顺畏己,由是忌刻之心颇解。

山西、山西军队和人民反目,争田不绝。有司谓兵为国根本,姑宜借此。石持不可,曰:“兵民一也,孰轻孰重?国家所恃以立者,纪纲耳,纪纲不明,故下敢轻冒。惟当明其疆理,示以法禁,使之无争,是为长时间之术。”趣有司按问,自是军队和人民之争遂息。上海民曹贵谋反,马许昌议廷中,谓贵等阴谋久无法发,在法“词理不能动众,威力不足率人”,罪止论斩。石是之。又议从坐,久不可能决。石曰:“罪疑惟轻。”入,详奏其状,上从之,缘坐皆免死。北鄙岁警,朝廷欲发民穿深堑以御之。石与尚书纥石烈良弼皆曰:“不可。古筑长城备北,徒耗民众力量,无益于事。北俗无定居,出没一时,惟当以色列德国柔之。若徒深堑,必当置戍,而塞北多风沙,曾未期年,堑已平矣。不可疲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有用之力,为此无益。”议遂寝。是皆足称云。

后不妒忌,为世宗择后房,广继嗣,虽显宗生后而此心不移。后尝有疾,世宗为视医药,数日不走人。后曰:“大王视妾过厚,其知者以为视疾,不知者必有专妒之嫌。”又曰:“妇道以正家为大,第恐德薄,无补内治,安能效嫔妾所为,惟欲己厚也。”

世宗在位几三十年,少保令凡四个人:张浩先生以旧官,完颜守道以功,徒单克宁以顾命,石以定策,他无及者。明昌七年,配享世宗庙廷。子献可、逵可。

世宗在萨克拉门托,海陵召后来中都。后念若身死圣安东尼奥,海陵必杀世宗,惟奉诏,去杰克逊维尔而死,世宗可防止。谓世宗曰:“小编当自强,不可累大王也。”召王府臣仆张仅言谕之曰:“汝,王之腹心人也。为自家祷诸东岳,小编不辜负王,使皇天後土明鉴作者心。”召亲戚谓之曰:“笔者自初年为妇以至今天,未尝见王有违道之事。今宗室往往被疑者,皆奴仆不良,傲恨其主,以诋毁之耳。汝等皆先皇上时旧人,当恋旧恩,无或图谋也。违此言者,笔者死后于冥中观汝所为。”众皆泣下。后既离利马索尔,从行者知后必不肯见海陵,将自为之所,防护甚谨。行至良乡,去中都七十里,从行者防之稍缓,后得间即自杀。海陵犹疑世宗教之使然。

李献可字仲和,大定十年,中贡士第。世宗喜曰:“太后家有子孙举贡士,甚盛事也。”累官户部员外郎,坐事降清水令,召为大兴少尹,迁户部尚书,累迁江苏提刑使。卒。卫绍王即位,以元舅赠特进,追封道国公。子道安,擢符宝郎。

世宗自波兹南改西京留守,过良乡,使齐国公主葬后于宛平县土鲁原。大定二年,追册为昭德皇后,立别庙。赠三代,曾祖胜管司空、徐国公,曾外婆完颜氏徐国爱妻,祖术思黑司徒、代国公,祖母完颜氏,代国内人,父石驼灰士大夫、渖国公,母完颜氏渖国老婆。敕有司改葬,命皇帝之庶子致奠。现在兄晖子天锡为大将军,石黑灰后方授助世袭猛安。上谓天锡曰:“朕四五岁时与皇后受聘,乃祖太傅置朕于膝上曰:‘吾婿伍人,此婿最幼,后来必大吾门。’今卜葬有期,畴昔之言验矣。”

五年,利涉军节度副使乌林荅钞兀捕逃军受赃,当殆。有司奏,钞兀,后大功亲,当议。诏论如法。

七年7月,章宗上,世宗喜甚。谓显宗曰:“得社稷冢嗣,朕乐何极。此皇后贻尔以阴德也。”

十年7月,将改葬通判石深褐,有司奏礼仪,援唐葬军机章京李息霜器、司徒马燧好玩的事,百官便服送至都门外五里。上曰:“前改葬太后老人,未尝用此典故。但以本朝礼改葬之,惟亲属皆送。”诏皇世子临奠。

十一年,皇太子出生之日,世宗宴于北宫。酒酣,命豫国公主起舞。上流涕曰:“此女之母皇后,妇道至矣。朕所以不立中宫者,念皇后之德今无其比故也。”

十二年十7月,立皇后别庙于北岳庙西南隅。是岁三月,车驾幸士鲁原致奠。十七年,改卜于大房山。十八月乙酉,皇后梓宫至近郊,百官奉迎。癸卯,车驾如杨村致祭。丁未,上登车送,哭之恸。戊辰,奉安于磐宁宫。辛丑,葬于坤厚陵,诸妃祔焉。二十六年,祔葬兴陵。章宗时,有司奏太祖谥有“昭德”字,改谥明德王后。

元妃张氏,父玄征。母高氏,与世宗母贞懿皇后葭莩亲。世宗纳为次室,生赵王永中,而张氏卒。大定二年,追封宸妃。是岁十一月,追进惠妃。十五年,追进元妃。

大定二十八年,太子君薨。永中于诸子最长,而世宗与徒单克宁议立章宗为太孙。世宗尝曰:“克宁与永中有亲,而建议立太孙,真社会稷臣也。”军机大臣左丞汝弼者,玄征子,永中每舅。汝弼妻高陀斡屡以邪言怵永中,画元妃像,朝夕事之,觊望徼福,及挟左道。明昌两年,高陀斡诛死,事连汝弼及永中,汝弼以死后事觉,得不追削官爵,而章宗心疑永中,累年不释。谏官贾守谦、路铎上疏欲宽解上意,章宗愈不悦。平章政事完颜守贞持其事不肯决,章宗怒守贞,罢知圣安东尼奥府,诸谏官皆斥外,赐永中死。金代外戚之祸,惟张氏云。

本文由www.wuyue888.com发布于ca88会员登录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工学之金史·列传·卷二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